刚刚,英雄归来!

刚刚,英雄归来!

时间:2020-03-22 08:44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4批湖南支援湖北医疗队,

共219名队员圆满完成救治任务,

踏上归途。

3月17日20:43,

随着高铁G547次车到达长沙,

我们迎来了首批凯旋的医疗队员。

返湘的4批医疗队

在武汉累计收治确诊患者818例,

治愈出院613例。

为武汉拼过命的你们,

辛苦了!

医疗队员回到长沙后,

将进行集中健康观测,

直接至隔离点,

带回的物资及车辆将进行严格消毒,

观测期结束将返回原工作岗位。

这一批回来的医务工作者身上

都承载着一些故事,

比如......

缘 分

时间退回到二月中旬,网络上铺天盖地的报道着一个暖心的巧合。在武汉江夏大花山方舱医院内,徐丹,一名想要考入湖南中医药大学做研究生的中医学子不幸患病,在她与医护工作者交流谈心时,神奇的一幕发生了......

前来巡视问诊的两位医生,正好是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的毛以林、祁双林两位教授。毛老师恰好又是湖南中医药大学的博士、硕士生导师。这样的缘分,也很鼓励着既是医学生有事患者徐丹,不仅学到了如何做医生,而且更想要做一个好医生。(文末附上徐丹的信)

“毛以林老师一直盼望着去抗疫一线,在他看来,共产党员这个时候就应义不容辞去前线。”毛以林教授的医院同事刘永红说,“当得知武汉抗疫一线需要医护人员驰援时,大家纷纷主动请缨,最终有400余名医护人员报名。经院领导综合考虑,毛以林教授等7名医生和护士被选中,并组成医疗组前往武汉江夏大花山方舱医院开展救治工作。”

援 助

2月3日,正在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上班的徐军美接到国家卫健委紧急通知:前往武汉支援。高速驰行5个多小时,徐军美一行抵达目的地,此时的洪山体育馆已经被命名为武昌方舱医院,是武汉市最早一批建设的方舱医院。“我们抵达时,基础设施还没建好。”徐军美回忆,我们查勘场地,并对场馆建设、规划提出一些整改建议。

最难的起步期是开舱到运转一周左右的时间段。“这个时期是方舱运转最艰难的时期。”徐军美说,武汉的方舱医院是在当前新冠肺炎疫情下的应急措施,所有的流程和经验都需要摸索,无论是医护人员还是患者,都需要适应。

一周左右后,一切都开始顺利起来。此时,开始有患者出院,进入平稳运行阶段。方舱的管理和流程被梳理清楚,每天都有40人左右收治进舱,同时也不断有人出舱,床位的流转速度加快。”徐军美说,此阶段医护人员体力压力非常大,经常需要半夜支援当班人员去处理患者收治工作。

经过了10多天的“大进大出”后,方舱救治进入收尾阶段。“标志是患者收治数量明显减少,患者的出舱量大于收治量。” 徐军美说,在2月20日左右,每天收治的患者不到10人。而在3月初前后,每天都没有新患者进舱,这种局面一直持续到休舱。

团 圆

今天,219位第一批援助武汉返回长沙的抗疫英雄们,抵达长沙南站。历经一个多月的紧张“战斗”,终于在返乡的一刻可以稍稍放松心情。家人、朋友、同事们都在高铁站焦急地等待着,他们悬着的一颗牵挂的心,也终于在今天可以稍稍放松。这是一百多个家庭的团圆,我们也一同期待着,所有抗击疫情的勇士们全员归来,大团圆的那一刻。

没有一个冬天不会逾越,

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。

希望所有的抗疫战士归来时,

能静静地欣赏满园春色。

向你们致敬

2020年2月15日,大雪。怀着焦虑不安的心情,我被社区转送到了距家20公里的江夏大花山方舱医院。这个才开舱的医院是首个中医方舱,作为一名中医学子,不得不说这是命运的安排。

办好入院手续,我入住了湘五病区,由湖南的医疗团队管理的病区。我想我可以认识一下第一眼记住的那个护士小姐姐了,她的腰上挂着一个蓝色的小包,包上写着热干面加油的字样,即使穿着宽大的防护服,也能看出她瘦瘦高高的。那是我来方舱记住的第一个名字:谢宇雯。

在方舱的半个多月,生活平淡却收获满满。和隔壁床的病友成了朋友,每天相互陪伴;也认识了很多医生护士老师。作为一名医学生,对这次的疫情也有很多的疑问,浏阳市中医院的甘廷俊老师为我解答了很多问题,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,无论是病理生理还是流行病学的角度,老师的知识储备令我惊叹,经过老师深入浅出的讲解,让我对这个疾病,对它的中医治疗有了更多的认识。

作为一名准备考研的医学生,我无疑是被上天眷顾的宠儿。不仅见到了曾经只在书上见过名字的毛以林教授,并且收到了来自博导的鼓励。人生处处充满了惊喜,虽然一夜之间压力剧增了,但这种机遇可遇不可求,眼前的路突然就清晰了,我只需努力前行!

在方舱的一些经历也坚定了自己当医生的理想。很多阿姨,大姐们会心疼医护人员,主动帮忙分担体力劳动;医患之间的沟通简单而温馨;认识了一个本校的学姐,跟着学姐采访病人,也感受到了患者对我们医学生的宽容与信任。真真实实的在方舱感受到了最和谐的医患关系。

现在,我已经康复出院了。虽然还未见过老师们口罩下的模样,但我会记得你们眼镜上的水雾,穿着防护服沉重的脚步,以及口罩下粗重的呼吸声。你们的名字都深深印在我的心里,成为我学医路上的灯塔。来自湖南的毛以林教授,祁双林教授,甘廷俊老师,华光老师,周丽凤姐姐,陈琼姐姐,蒋霞姐姐,宇雯小姐姐,还有湖南省中医药研究院附属医院的朱海利护长,希望明年能在湖南相遇。

湖北省中医药大学第一临床学院 徐丹 2020.03.06